任正非的身不由己

《任正非的身不由己》

昨天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十分罕见的接受了媒体的群访,这在华为公司的发展历史上总共也没有几次。这位曾经被称为 ” 中国最神秘的商人 “、以管理有道著称的企业大佬,如今面临波诡云谲的外部环境,再次站到了聚光灯下。

任正非说自己这次见媒体是被逼的,就像 5 年前他首次公开接受媒体采访一样,华为面临的外部环境又到了他 ” 必须站出来 ” 的时候了。

华为公关部逼任正非亮相

记者逼他显现商人本色

任正非在昨天的采访中说:” 见媒体是公共关系部逼的 “。因为现在华为需要他站出来给 18 万员工和广大客户传递信心了。

这是大实话,因为任正非本人其实并不热衷接受媒体采访,也不喜欢做一些无效的社交,他的目标感是非常强的。

坊间曾流传一个故事是说:

摩根士丹利首席经济学家斯蒂芬 · 罗奇带领一个机构投资团队到华为进行投资考察,任正非只是安排了负责研发的常务副总裁费敏代表自己进行接待,而并没有亲自出面。事后罗奇曾有些失望地说:” 他拒绝的可是一个 3000 亿美元的团队。”

任正非对此事的回应则是:” 他罗奇又不是客户,我为什么要见他?如果是客户的话,最小的我都会见。他带来机构投资者跟我有什么关系啊?我是卖设备的,就要找到买设备的人。”

任正非的商业逻辑是很实用和质朴的。

昨天他也说了,自己从来不支持 ” 自主创新 ” 这个词,反而更倾向于向别人的创新付费,并拿来为自己所用。这是最能展现这位大佬商人本色的一面。

当然,任老先生也有世故的一面,在昨天的采访中,他谈了不少基础教育的问题,并说社会应该有 ” 我们再穷也不能穷老师 ” 的口号,当时一位记者就顺势问到:您打算为这个事情做点什么?

74 岁的任正非什么风浪没见过?他没有被记者 ” 套路 ” 进去,回答说:” 我们把华为公司做好,就给大家做了一个榜样 “。

说实话,小爆还是非常佩服他的机敏程度。

任正非接着说 ” 华为有什么?一无所有!华为既没有背景,也没有资源,除了人的脑袋之外,一无所有 “。

你看,人家都说华为一无所有了,谁还好意思让他为那个事情做点什么?

这就是这位商界大佬高明的地方,永远严守着自己的边界,从不越界分散自己的精力。

其实 5 年前,华为也遇到了比较大的危机,当时任正非创业 25 年来首次接受了媒体的采访,他也说过类似的话——

2005 年我去过华为巴西圣保罗分公司,墙上一段话让我印象深刻:” 资源是会枯竭的,唯有文化才会生生不息。一切工业产品都是人类智慧创造的。华为没有可以依存的自然资源,唯有在人的头脑中挖掘出大油田、大森林、大煤矿 ……

任正非一直在用 ” 在商言商 ” 的思路,向 18 万员工和广大客户传递着华为的清白和信心。

竞争形势逼着任正非成为一个战略家

《任正非的身不由己》

俗话说:形势比人强。

任正非面临的形势还是比较严峻的,在华为内部,任正非 2017 年 9 月曾一连签署了 3 封电子邮件,大谈他与年轻员工的交流,鼓励员工说真话,并呼唤曾经因为讲真话而离职的员工孔令贤回归华为,华为内部论坛上《寻找加西亚》的帖子成为了任正非渴望人才回归的心声。

不过可惜,那位 ” 华为加西亚 ” 孔令贤早已移民新西兰。

其实在 2014 年首次接受国内媒体群访时,任正非也曾谈到其他公司对于华为的冲击,尤其是在人才吸引方面,他说过:

哪个企业说要 IPO,我们的人也会往那儿跑,我们也抵挡不住互联网企业招我们的人。我们常常也是无奈。而我们做的是大平台,不可能激励少数人,需要激励的是十五万人,如果十五万人的待遇都提得很高,就要客户给很多钱,谁愿意给?

4 年后华为已经拥有 18 万员工了,想要大面积的激励员工就更难了。不过过去 4 年里,华为的营收从 465 亿美元涨到了 1000 亿美元,也是一个不小的增幅。

在外部,华为也面临着全球性的竞争和经济大环境的影响,任正非昨天说公司 2019 年的收入增长速度不会超过 20%。

一系列的不确定性逼迫任正非做出了前瞻性的布局,尽管他说不喜欢 ” 自主创新 ” 这个词,但他透露华为今年在利润是 90 多亿的情况下,科研投入是 150 到 200 亿美金。

目前华为有 700 名数学家、800 多名物理学家、120 多名化学家、六七千名基础研究的专家、六万多名各种高级工程师、工程师,这些数字代表着华为的研发实力,任正非已经认识到新技术进入时代的周期变短了,他想要通过集合更多的智力来帮助华为提升竞争力。

(只有)开展基础研究,才可能有超额利润,才有钱做战略投入,才能领导社会前进“,任正非面对记者决绝的说。

今年年初联想创始人柳传志在内部信里写道 ” 创新是找死,守成是等死,我们到底应该怎么做 ?”,似乎任正非目前在下的这盘大旗,可以给柳老作为参考。

柳传志在去年曾夸奖马云说,他是一个很棒的企业战略家。其实这话用在任正非身上,更加适合。

岁月也在逼任正非

努力成为一个不服老的人

2014 年任正非曾对记者说 ” 华为有什么神秘的?揭开面纱就是皱纹 “,如今外界对华为的质疑声更大了,他说那说明华为的皱纹更多了 ” 因为半径越大,问题越多 “。

面对看不清的未来,任正非还不能退休,尽管它已经 74 岁了,他要努力成为一个不服老的人。

2014 年,有记者问他谁会是华为精神领袖的接班人。任正非没有直接回答,他反而列举了自己的几位老朋友——

AIG 创始人柏林伯格,当时 88 岁,每天早上做 50 个俯卧撑,晚上做 50 个俯卧撑,他如今已经 93 岁高龄。

《任正非的身不由己》

英国商人马世民,也是一个冒险家,2012 年 72 岁的他从 500 多米高的摘星塔上沿着绳索滑下,让任正非佩服不已,称其为 “72 岁的青年 “。

《任正非的身不由己》

马世民曾经是李嘉诚的左膀右臂,李泽楷的老师

任正非说自己出国后经常遇到七、八十岁的老头亲自开飞机来接他们,也许是为了证明他们不老。任老先生似乎也想像他的这些老朋友一样生命不息、奋斗不息。

不过岁月不饶人,当任正非脸上的皱纹越来越多时,他终究还是会憧憬退休的,2013 年他曾公开说过:退休之日自己将开启一瓶香槟,以后开一家咖啡厅或餐厅,有一个自己的农场 ……

只是这样惬意的日子,恐怕短期内他还享受不到。
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