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庆警方回应 " 保姆偷子案 ": 她自首时已过追诉时效

27 年前,朱晓娟一岁的儿子被保姆何小平偷走,家人苦寻未果。3 年后,经河南省高院鉴定,被拐儿童 ” 盼盼 ” 与朱晓娟夫妇 ” 具有生物学亲子关系 “。

但 2017 年,何小平突然现身,向警方自首:她曾从重庆解放碑一户人家中抱走一名男婴,取名刘金心,如今受一档寻亲节目感召,欲将孩子送回。

经红星新闻报道后,” 保姆偷子案 ” 再获关注。多名网友称,警方应将何小平绳之以法。

6 月 11 日,重庆市公安局相关负责人独家回应红星新闻称,2018 年,何小平投案自首时已过刑法追诉时效,因此未立案。

红星新闻查阅相关法律法规了解到,如犯罪行为发生在 1997 年前,适用 1979 年版《刑法》,其中第一百四十一条规定,拐卖人口的,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;情节严重的,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。此外,其中有关于追诉时效的规定:最高刑不满 5 年的,追诉时效是 5 年;刑期 5 年以上不满 10 年的,追诉时效是 10 年;刑期 10 年以上的,追诉时效是 15 年;无期徒刑和死刑的,追诉时效是 20 年。此案中,依据刑法从旧兼从轻原则应适用 1979 年《刑法》。

6 月 11 日下午,红星新闻对话何小平,她说,” 我跑不了,也不怕警察找 “。

《重庆警方回应

▲ 27 年前,偷走朱晓娟孩子的保姆何小平

红星新闻:” 偷子 ” 事件曝出后,你与刘金心关系如何?

何小平:一般吧,和家人一样。他挺孝顺,和亲生儿子没啥区别。现在,刘金心在四川南充工作,只是酗酒的毛病改不了。前段时间让他去相亲,他说再等等,要耍耍。感情的事,遇到了就结了,没遇到就算了。

红星新闻:你和刘金心生母朱晓娟常通电话?

何小平:刘金心有事时,我会给朱晓娟打电话,但这段时间没联系。2018 年,我就给朱晓娟道过歉,她还想追究就追究吧,不想追究就算了,我管不了,也无所谓。

红星新闻:现在对朱晓娟有没有歉意?怎么处理你们之间的关系?

何小平:两个人一个儿子,有事就打电话,有啥歉意,当姊妹,当亲戚走就是了。我的心结已经解开了。该说的都已经说了,不想再说太多。

《重庆警方回应

▲何小平

红星新闻:现在的生活咋样?以后什么打算?

何小平:烦死了。我打工一个月只赚 2000 多元,差不多只够还房贷,你说我恼火不恼火。朱晓娟愿意要孩子,就给她。她说我把刘金心当包袱,但四五年前,我打工攒了十几万,付了首付,给刘金心买了房,名字写的也是他。真是受了一肚子气。贷款 20 万,要还 20 年啊。我没要过朱晓娟一分钱,她给刘金心的也都是小钱,三两百、一两千的。朱晓娟要追究,我没办法。法院把房子收了,我不用还房贷,还清净些。到时候,房贷她背。

红星新闻:很多网友骂你十恶不赦,警察不该放过你,怎么看?

何小平:爱骂就让骂吧,管他那么多,有啥呢,都是看笑话的。之前的事儿,我老老实实说了。我跑不了,也不怕警察找。
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