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晚报道 | 深圳“蓝的”拒载被罚 1000 元 司机申请复议

《深晚报道 | 深圳“蓝的”拒载被罚 1000 元 司机申请复议》

王司机:” 电量只有 31%,去了东莞樟木头就回不来了。我开了十几年的出租车,没有拒载过一次,这个拒载罚单我不能接受…… “

姜司机:” 我这跑车的,还拖家带口,谁不想多跑多挣点钱?可是,我这车电不够,根本回不来啊…… “

深圳执法人员对两名司机均作出罚款 1000 元的行政处罚后,两位司机满腹委屈,认为自己主观上并不想拒载,只因所驾驶的电动出租车的剩余电量不足,不得已才让乘客选乘其他车辆。两名司机到深圳市司法局行政复议处(深圳市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办公室)申请行政复议,要求撤销深圳市交通局对他们的行政处罚。面对新情况、新问题,深圳市司法局行政复议处(深圳市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办公室)该如何处理?

” 蓝的 ” 司机因电量不足 拒载现象有所增长

深圳是全球纯电动出租车规模最大、应用最广的城市。2019 年 1 月 3 日,深圳市交委宣布,燃油出租车全部退出营运,深圳出租车基本实现纯电动化。截至 2019 年 5 月 31 日,深圳市的纯电动出租汽车数量已达到 21115 辆,占有率达 97.30 %。纯电动出租车俗称 ” 蓝的 “,和传统燃油出租车相比,具有免收燃油附加费,节约能源和减排污染物等特点,广受群众欢迎。

可是,今年以来在机场出租车平台等大型交通枢纽地带,” 蓝的 ” 司机拒载现象有所增长,司机给出的理由是所开出租车剩余电量不足,难以去往深圳以外的地区,或者是即使去到了目的地,电量不足以返回深圳,这给外地乘客带来了不大不小的烦恼。

出租车运营秩序应当得到维护,为此,深圳市运政管理机关开出拒载罚单,希望借此加强出租车的行业管理,而部分被处罚的司机们却也能提出自认为比较充分的拒载理由,并且诉诸行政复议的手段,要求复议机关纠错,正如下面两个案件的当事人王司机和姜司机。

车辆电量只有 31%   去了东莞樟木头就回不来了

” 我开了十几年的出租车,没有拒载过一次,这个拒载罚单我不能接受!” 今年 3 月中旬的一天,在深圳市司法局行政复议处(深圳市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办公室)的立案窗口,30 来岁的司机王司机气呼呼地说到,” 希望领导给予理解,取消这 1000 元的拒载罚款。”

接待人员忙问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据王司机讲,今年大年初三傍晚,他在深圳机场外的出租车平台排队候客,有一位年轻妈妈一手推着行李车一手拉着孩子走过来,王司机连忙下车帮客人放行李。就在此时,这位妈妈乘客开口说到,” 我们要去的地方有点远,东莞樟木头。” 王司机心里一紧,忙回答道:” 你的地方单程 70 多公里,我的车电量还有 31%,虽然显示可以跑 110 公里,可这车龄已有两年了,也许只有 20% 多点的电,实际开 80 公里左右,而且剩余 60 公里的时候,就报警要充电,怕是没办法安全开到哦。”

乘客抱怨地嘀咕:” 这也是问题啊,车子公里数不够,为啥往机场的士平台走啊?” 随即拽着孩子,带着大包小包,转身走向下一辆车……

深夜奔赴珠海横琴口岸 不仅疲劳驾驶电量还不够

2019 年 4 月的一个凌晨,万家灯火早已熄灭,大街小巷偶尔有车辆疾驶而过,深圳机场出站口却是一片繁忙景象。刚下飞机的旅客们步履匆匆,不少旅客走向机场出租车平台。

就在这时,一名中年男子和出租车司机大声争执起来,吸引了人们的目光。” 你啥意思啊,凭啥不拉我?打表该多少钱就多少钱,我照付!” 发火的乘客张先生是位生意人,急着要去珠海横琴口岸,而此时已是凌晨一点多,没有公共交通工具,只能选择排队打车。原以为司机接了这个长途单会高兴,没想到刚好轮到的姜司机坚决不肯送他去。

原来,姜司机所驾驶的出租车电量有 50% 至 60%,续航里程是 240 公里,张先生要去的地方珠海横琴口岸单程 157 公里,里程充足;但是姜司机回到深圳总共要跑 300 多公里,开回来里程的电量就不够了。姜司机无可奈何地对张先生说:” 我这跑车的,还拖家带口,谁不想多跑多挣点钱?可是,这一单我真没法跑,这么晚了疲劳驾驶不说,我这车电不够,根本回不来啊,你还是坐其他的车子吧!”

这两幕情景均被现场深圳市交通运输局的执法人员发现,并被认定为出租车驾驶员拒绝载客。在执法人员出示合法执法证件表明身份,询问司机、乘客和调查收集相关证据后,为了维护深圳市出租车运营秩序,对两名司机均作出罚款 1000 元的行政处罚决定。

今年前五个月 深圳市出租车因拒载被处罚 234 宗

深圳市交通局的执法人员认定王、姜两名司机拒绝载客并开具违法行为通知书的依据是,《深圳经济特区出租小汽车管理条例》第三十九条规定:” 除下列情形外,出租车驾驶员不得拒绝载客:(一)酗酒或者患精神病的乘客要求租车且无正常人陪伴的;(二)乘客要求进入非机动车行驶的路段的;(三)乘客要求超载行驶的;(四)乘客携带易燃、易爆、有毒等危险物品的;(五)乘客不愿按规定的计费标准付租费的;(六)乘客在禁止上客的路段要求租车的;(七)乘客要求将黄色出租车驶往特区外的。” 以及第五十六条规定,” 出租车驾驶员有下列行为之一的,由市运政管理机关予以处罚:(一)拒绝载客的,处罚款一千元,记录违章一次 “。

王、姜两位司机满腹委屈,都认为自己主观上并不想拒载,只是因为所驾驶的电动出租车的剩余电量不足,不得已才让乘客选乘其他车辆。不服处罚的这两名出租车驾驶员,不约而同地想到去深圳市司法局行政复议处(深圳市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办公室)申请行政复议,要求撤销深圳市交通局对他们的行政处罚。

据统计,2019 年 1 月 1 日至 5 月 31 日,深圳市出租车因拒载被处以行政处罚的案件有 234 宗,其中司机不服处罚申请行政复议的案件达 13 宗,对比去年同期案件数量分别增长了 283.6% 和 333.33%。(2018 年 1 月 1 日至 5 月 31 日拒载处罚 61 宗,复议 3 宗)

面对新情况、新问题,深圳市司法局行政复议处(深圳市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办公室)该如何处理?深晚记者将继续关注后续进展。

深圳晚报记者 伊宵鸿 司新宣 孙桢晶
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